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学园地 -> 法官札记

那两个温热的鸡蛋

  发布时间:2015-06-22 08:40:23


    曾经艰辛调解过一起起矛盾激化的案件,曾经亲身经历过一起起当事人重归于好的感人场景,也曾经亲眼目睹了人民群众对我们法官工作的肯定与感激。在众多案件纠纷中,有那么一起普通的赡养案件,让我对八十三岁高龄的香花老太太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怎么也忘不了老人从鸡窝中摸出的两个温热的鸡蛋递给我的情景。

    作为一个在农村出生、在农村成长的老太太,已愈耄耋之年的香花老人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这辈子会到法院去,更无法想到自己亲手将亲生儿子告上法庭,讨要自己的生活费用。

    香花老人家住杞县最南边的板木乡,属于典型的边远农村。膝下三子二女,老伴早年在外工作,自己一人在   农村将几个孩子辛辛苦苦拉扯成人。老伴去世后,香花老人就与大儿子守军一起生活。后因家务琐事,老人心灰意冷之下就搬出儿子家,在村子的东南角找到一片荒地,求人盖了间简易小屋,靠着政府每个月发放的一点遗属补助款维持生活。随着年迈体弱多病,吃饭、买菜、柴米油盐,加上头疼发热的,老人渐渐感到生活的吃力。就多次向三个儿子求助。可是儿子们相互之间因为种种误解,认为老人偏心,不愿意为老人出钱出粮。经过村组干部多次调解,都无法达成协议。为了香花老人的赡养问题,作为亲娘舅的李占山老人也是无可奈何,“舅压外甥”的俗语在这时也起不到任何作用。无奈之下,老人辗转周折来到二十多公里外的法庭,将三子二女一起告上法庭,要求孩子们共同承担对自己的赡养义务。

    至今我都清晰记得初次见到香花老人的情景,满头白发,佝偻着身子,拄着一根木棍,浑身上下满是沧桑之感。那一刻,我的心中突然涌起一股莫名的酸楚,辛辛苦苦忙活了大半辈子的老人,在风烛残年之间却要为了自己的生活而奔波,还要用法律的手段为自己维权。按照程序,我当即为香花老人办理立案手续,免交了诉讼费用,当即开车带着书记员将老人送回家中,并向被告送达相关法律文书。

   到达老人所在的村庄时,我才得知其中两个被告在外地打工,电话也联系不上。因为被告不能到庭,案件一时之间陷入困境。

    那天傍晚临下班时,我偶然听来法庭办事的被告所在村庄的村干部说香花老人的两个儿子都从外地打工回来了,要忙着收割小麦。得知消息后,我十分激动,认为这是解决老人赡养问题的最佳时机,就决定于次日一早前往被告处进行调解。

    次日早晨,天刚蒙蒙亮,我就来到单位,通知书记员小于,一起前往被告所在的武旗村。村庄位置偏僻,路不好走,加上正值麦收季节,窄窄的乡村公路上堆满了群众晾晒的麦秸。警车在颠簸了三个多小时后,我们才来到被告小三的家门口。正端坐饭碗吃饭的被告夫妇,看到大清早赶来的法官,表情十分诧异。于是我和小于分别通知被告守军、小三和革命到叫香花老人所栖息的小屋前共同做调解工作。

    走进老人那间小屋,里面空空荡荡,只有一张小木床、一把旧椅子和几件衣服被褥。小屋旁边垒着一个露天小灶台,老人正蹲在一边烧火。看着烟熏火燎的老人,在一旁等着被告到来的我们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不多时,三个被告相继来到现场。看着母亲将自己告上法庭,三个被告心中也是十分难受和激动,都争着诉说自己心中的委屈和困扰兄弟多年的家务琐事。看着这种场景,我没有急躁,而是耐心倾听倾听着他们的心声,让其在情感上尽情宣泄。等到他们将陈芝麻烂谷子的陈年旧事说的差不多时,我就清清嗓子,耐心而又严肃的对他们讲尊老爱幼的优良传统,讲赡养方面的法律规定,讲不承担赡养义务所要承担的法律责任。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羔羊跪乳,乳鸦反哺等典籍故事。动情的对他们说,每个人面对将自己抚养成人的亲生父母,作为儿女没有理由不去尽赡养义务呢。人都有老的一天,都渴望儿女伺候身边,都需要亲情。在我娓娓动听的话语中,兄弟几个的嗓门渐渐都低了下去,羞愧的地下头。鉴于香花老人每月还领取着150元的遗属补助,生活有一定保障。我提议让每个被告每月再给老人50元生活费,年底给老人送100斤小麦,大病费用另外计算。

    协议达成后,时间已经临近下午2时。看着在砖块长时间蹲着办公的我们,老人和几个孩子十分感动,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相互之间说话时也少了几分冷硬,多了几许宽容。三子革命当场表示要将自己应该兑付的小麦下午就给老人用板车拉过来,同时还非要留我们在家中吃饭,均被我们婉言谢绝。临走时,香花老人拄着拐杖,颤颤巍巍从小屋旁的鸡窝中摸出几个还散发着体温的鸡蛋,非要塞给我们。看着老人,我们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向老人道别后,我们驱车离去,可是香花老人还站在村头依依不舍,远远的目送我们离去。

     每每想起那个场景,回味着老人手中刚从鸡窝中取出的鸡蛋,我的心情都是久久难以平静。群众啊!我们的亲生父母,知恩感恩,每个法官都应该做到。

责任编辑:h    


关闭窗口

您是第 280722 位访客

民意沟通信箱:hnqxf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19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