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学园地 -> 法官札记

七天我调解了五起连环案

  发布时间:2015-05-22 08:20:26


     我叫史世海,今年39岁,是河南省杞县宗店乡刘寨村党支部书记,也是杞县法院聘请的人民陪审员。我们村是一个大村,有2000多口人。是全乡有名的乱村、瘫痪村,长达七八年时间内都没有村干部,啥工作都开展不起来。再说我们这村又是当时的革命老区,村内革命烈士就有18个,高干6个,在外工作的人员也很多。正是由于盘根错节的关系,才使得村内邻里关系复杂,遇到纠纷不好处理,因为他们感到有亲属在上面当官,说话办事都很硬气,钉子户、难缠户多,乡里对此也很是头疼。

    去年我担任村党支部书记,法院又聘请我为人民陪审员,作为一名村干部和陪审员,我本来不想管那么多闲事,还净得罪人。看到法官亲自上门找我,给我做工作,我不好意识再推辞,人心都是肉长的,法官这么热心咱农村工作,不都还是为了俺农村邻里关系的和谐吗?为了帮助俺提高调解水平,法官还为俺网络工作人员购买了法律书籍,多次举办培训班,给俺民调人员讲课。为便于我们工作,法官还给俺发了雨伞、胶鞋、手电筒、钢笔、笔记本等物品,这样的细心让我们很感动。觉得要是不好好工作就对不起法院,也对不起全村的父老乡亲。

    在我参与调解的几起纠纷中,有一件印象最深,兄弟叔侄之间发生的五起连环案件可把我和办案法官累的够戗。我们村有这样兄弟几个,老大史世亭现已去世,其子是史更生。老二许州明从小过继给别村,下面有三个儿子,两个上大学,一个读高中。老三史世文,孩子还小。1982年,许州明的媳妇带着两个孩子回到我村居住,因为没有地方住,就在弟兄几个的自留地上盖了房屋。可能他俩口是想将这片自留地独自占有,等孩子长大后好一人一处院。可是老三和老大的孩子不同意。许州明偷偷在自留地上栽种上杨树,老三史世文和侄子史更生发现后坚决不同意,将老二许州明种植的杨树拔掉,两人也栽上杨树。而许州明一点也不让,再次将老三和侄子的树木拔掉,从新种上。这样反复了几次,至今上面生长的50多棵树木也说不清是谁家的。许州明的老母亲去世,老三史世文和侄子史更生让他共同承担丧葬费用,可是许州明却以自己从小给了别人为由,自己对爹娘是“生不养,死不葬”。因为父母生前一直跟着老三生活,其承包的责任田也由老三耕种。今年收麦时,老二许州明带着家人偷偷将老三耕种的小麦收割。当老三发现后上前阻拦时,老二许州明说自己收割的是父母种植的土地,双方发生纠纷,老二许州明带着两个儿子将老三史世文和媳妇打伤,史世文的媳妇花去医疗费用600多块,住院20天,至今无名指还是伤残。三家为此多次打架,矛盾长达八年,谁去做工作都弄不成事。

    今年7月,三家之间相继有四起案件起诉到法院,第一起是老三史世文要求被告许州明和媳妇马廷菊返还抢收自己的小麦;第二起是老三史世文代媳妇起诉要求被告许州明和媳妇马廷菊赔偿医疗费案件;第三起是马廷菊起诉兄弟史世文打除草剂给自己的玉米造成损害案件;第四起是马廷菊起诉侄子史更生损害自己树木案;另外一起是马廷菊以公婆去世埋葬在自己的责任田为由要起诉兄弟史世文和侄子史更生赔偿损失,诉状都已经写好,代理人也都找了。得知这种情况后,我当时头都大了,这都是哪跟哪啊,乱哄哄的。

    办案法官从9月14日上午开始邀请我和乡里负责信访工作的夏宁给他们三家做工作,连续四天都没有达成协议,要知道这可是长达八年的矛盾啊!不少村民说,管他们干啥,都打了八年了,净麻烦。可是我没有所动,也是职责啊。

    19日上午,法院管民事工作的王克军副院长又专门来到法庭,由我们共同来做工作到了傍晚时,也没有弄成事,看到这种情况,我们就让他们先回去。累了几天,我们都很疲惫,说实话我都不想在干了,法院该咋判情咋判了,我是不想再管了。可是王院长却给我打气,“老史,别灰心,想想法再调调,功夫不负有心人嘛。”最后还请我们上街吃了饭,给我敬了几杯酒。当时我都想,法院的领导这么关心俺邻里关系,待人这么好,俺作为一个村干部还有啥话说呢?

    骑着摩托车回到家后,我咋着也睡不着觉,就起床分别敲开三家的大门,给他们做工作,让他们互相让下步,缓和一下关系。在农村的赡养问题,普遍都是由小儿子来管爹娘的生活,我认为老三史世文对父母管的多,其留下的田地应该由他耕种,这也体现出一个合理原则嘛,要不他可能就吃亏了,在这一点上我劝许州明和媳妇马廷菊要让步。在老三史世文家,我问他到底还有啥想法,他说要不就打呗。我说他你的孩子小,你哥三个儿子,你打的过他吗?史世文就说打不过也要打,我已经找好亲戚了,有三四十个,准备打毁他。我对他讲道理,说都是亲弟兄几个,有啥过不去呢?谁把谁打毁都要进监狱,到时候看谁后悔和受罪,还惹的邻居们看笑话。通过推心置腹的谈话,史世文就动心了。我又说,你二哥家里急点,还供养着两个大学生和一个高中生,医疗费上你就少要点,你哥薅你的树一共赔你100块钱树苗钱算了。史世文就说,支书,这不有点少吗?我就对他说就这么多,多了没有,最后他也算勉强同意了。在老二许州明和媳妇马廷菊家,我问他咋办?两口子也是一个比一个拧劲,还是坚决要打架,你说谁见过这样的兄弟们?我说你家的盖房可是没有经过村委会审批,不算数。他说我有宅基证,我说有证也不行,你们占的是可耕地,是违法的。其实俺也知道合法的土地证是有效的,可是当时只能这样做工作,没有其他好法,只能唬他两口子一下。我还说,不要想着两个儿子都上大学了,就用不着村里了,以后盖房办事可别找我。就这样在我连唬带劝下,两口子说:“支书,你说咋办就咋办吧,俺没有意见。”就这样,我看到三家都有作出让步的意识,就连夜将他们叫到一起进行协调,最终达成一致意见。

    为防止他们中途反悔,第二天一早,我就将他们喊起,对协议中的换地进行现场定界,当灰眼打上后,我对三家说:“以后谁敢私自动灰眼,我史世海决不同意!以后谁家有事也别再找我,别看我的官不大,在村内说话还是算的。”定完边界后,我趁热打铁,带着几家到法庭办理了和解手续,并在法庭让他们握握手,互相说上几句互相道歉的话,打了8年的亲兄弟几家终于走到了一起。

   村内不少老百姓得知情况后都说,史支书,你可是办了一件大好事啊!要不他几家不知还要出多大的人命官司呢。五起案件结束后,办案法官说,老史,你是功不可没啊!那一刻,我心中是说不出的高兴,有啥比的上看到乡亲们和睦共处更令人兴奋呢?

责任编辑:h    


关闭窗口

您是第 283441 位访客

民意沟通信箱:hnqxf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19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