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学园地 -> 法官札记

雨夜无眠

  发布时间:2015-05-10 08:32:31


    时间已经过去半年,可是我的脑海中怎么也忘不了那起劳资纠纷案,忘不了那18位外地民工和13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饱含期待的目光,忘不了那个暴雨如注的夜晚,雨夜无眠。

   那是6月13日的下午,暴雨如注。刚下班回到家的我,还没有来得及换上干净的衣服,就接到庭长金江华的电话,说有起涉及农民工工资的群体纠纷案件,矛盾一触即发,需要我马上赶到法庭处理。接到庭长电话后,没有丝毫的犹豫,我当即驱车赶到离家三十多公里的法庭。一路上,我都在琢磨案情:年初,安徽人徐某投资10万余元在汾湖镇开设一个服装加工点,但是没有办理任何工商登记手续。因为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加之经营不善造成亏损而准备关门停业。6月12日晚,在徐某将设备装上车辆准备离开时,被所雇用的工人发现,很快,该加工点的18个外地民工围住车辆不让走,并向当地派出所报案。次日,当地劳保所参与调解处理此事,一直没有结果。无奈之下,工人就将案件起诉到汾湖法庭,要求徐某支付所拖欠民工的工资。

    接手此案后,我根据案情需要采取保全措施,将徐某的机器设备予以保全,并对工人人数及拖欠工资进行统计核对。徐某共拖欠18名外地民工工资25000元,本地干零活的13名老太太工资15000元。这些老太太都是当地农村的,年龄最大的70多岁,最小的也有60多岁。平时干些剪线头、缝衣扣等零碎活,工资多则2000多元、少则300多元。徐某没有钱付工资而随时准备逃走,工人们就围住他,双方矛盾十分紧张。特别是有些老人的子女也在,情绪更为激动,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极端事件。根据案件情况,我分别做双方当事人的思想工作,使其情绪稳定下来,不让矛盾进一步激化。然后针对工资如何支付又背对背进行协商,我在雨里跑来跑去,身上完全湿透。也许是感动,也许是理智,在我耐心,细致的努力下,双方情绪终于趋于稳定。我紧绷的心才敢稍稍松弛。已经晚上十点了,但民工们拿不到现金就是不愿离去,我只好和民工一起端起早以冰凉的盒饭,在大厅内边吃边唠家常、、、、、、

   雨夜无眠,临时的办公桌成为我的硬卧。躺在冰凉的办公桌上,我辗转反侧,无法入睡,脑海中全是案件如何进展。直到次日晚8点许,双方才达成协议:徐某筹集23000元将外地工人付清,拖欠本地13名老太太的钱由徐某10天内想法解决,否则,由法院拍卖徐某的设备予以给付。徐某向朋友借来23000元结清了外地工人的工资,18名外地工人面带笑容的离开了;看到法官依法将徐某的设备运到劳保所内予以保全,13位老太太也放心的离开了;危机解除,人身安全得到保障,徐某也深表谢意。

   10天后,我联系徐某,他说没有筹集到钱,同意让法院拍卖设备给付民工工资。我又联系执行法官,并协助执行法官通过拍卖将13位老太太的工资一次性兑付,案件圆满结束。

责任编辑:h    


关闭窗口

您是第 282511 位访客

民意沟通信箱:hnqxf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19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1